“領導們,來客人了,都起床沒有。”隨於文靜走進她家,她就開始大喊招呼妹妹們,3個年輕女孩兒從各個屋裡走出來,熱情地跟記者打招呼問好,她們之中最大的25歲,都剛剛辭職準備開店。
  於文靜是通州公安分局的民警,這3個女孩是她的姥姥收養的棄嬰,在2003年姥姥去世後,未婚的她就開始擔起照顧妹妹們的責任。
  撿來棄嬰姥姥拍板收養
  於文靜還記得第一個來到家裡的孩子,那是她和媽媽、姨媽一起爬山,在山腳下發現的一個襁褓,抱回家之後,誰都不知道怎麼辦,是姥姥拍板,決定收養。“小地方,這種事情傳得很快的,知道有好人家,所有的棄嬰都往我家送了,有時早上一開門,門口就一個小嬰兒”。於文靜說,這些孩子大都有先天性疾病,姥姥收養過的孩子遠不止這些,有的病得實在太重,沒幾天就去世了,小時候經常這周回姥姥家看到家裡添了新成員,下周再來這個孩子就不在了。只有這4個妹妹健康快樂的長大了,其中一個已經嫁人,離開了北京。
  照顧妹妹我就是一爺們
  姥姥去世後為什麼由於文靜撫養而不是她的姨媽或舅舅呢?於文靜說,她是家裡最出息的孩子,雖然結婚前經濟一直很困難,但比起她的姨媽舅舅等好太多,自然由她撫養。“我就是一爺們兒”,於文靜經常把這句話掛在嘴邊,脾氣急,不太會做飯,家裡家外所有的事兒都是她操心,其實她也只有35歲而已。
  因為幾個妹妹都沒怎麼念書,姥姥去世後,她希望妹妹們能在北京自力更生,讓她們學手藝,並介紹她們乾質檢員、美容師……但由於年紀小,掙得也少,幾個妹妹總是乾不長,這讓她很頭疼。“你看她們現在都開開朗朗的,很懂事,其實心裡都特別敏感,會自卑,之前有的乾著乾著留個血書就跑回老家了,什麼對不起我之類的,別提多頭疼了”。
  賣套房子幫妹妹們開店
  於文靜對妹妹的這些“不懂事”很理解,也很心疼。她說,“我覺得怎麼對她們好都不過分,她們失去的太多了,別人對她們再好,也比不上爹媽”。
  因為照顧妹妹,於文靜一直是個月光族,沒有定期存款,家裡經濟全靠丈夫。“總是有各種瑣碎小事,前段時間我讓妹妹練車,把車庫門撞壞了,賠了1萬多,還一個妹妹在美容院工作人家扣了3000元押金,她不幹了人家不退,我又托人給美容院老闆送禮,讓人家把錢退給她,要不怕她心裡彆扭”。
  “她們沒有戶口,也沒什麼學歷,在北京必須先立業,再成家”,於文靜賣掉一套房子,和一個品牌談了加盟,希望最終能為每個妹妹開一個飲品店,讓她們都成為老闆,而不再是“打工妹”,幾個姑娘也很期待很興奮,告訴記者她們很喜歡這個行業,還邀請記者店做起來後過去品嘗。
  “我苦的時候都過去了,現在過得很好,妹妹們也會越來越好。妹妹們從小受別人幫助,現在也非常樂意幫助別人,我們都相信做好事一定是有好報的。我就希望妹妹們的生意可以成功,在北京乾出自己的一片天。”
  文/京華時報記者周宇
  圖/京華時報記者王海欣  (原標題:警察姐姐接過姥姥的“槍”)
創作者介紹

itrryturyki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